|  信息无障碍

【打虎记】当官又从商 最终"赔"了自己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12-02 14:12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我就是典型的鱼与熊掌都想得到,最终却鱼与熊掌皆失。”这是嘉兴市秀洲区委原常委、秀洲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党工委原书记金德贵在忏悔书中写下的一段话。

  经查,金德贵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单独或结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金额368万余元。2020年8月14日,金德贵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60万元。

1.jpg

金德贵(被告席右一)庭审现场


  “亲”“清”不分,他心中埋下了经商的种子

  1986年初,金德贵开始在乡镇工作。由于他勤勉干事,很快就在单位崭露头角。

  “金主任,今天晚上我约了几个老板朋友,一起聚聚!”“金镇长,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条香烟请您务必收下!”随着职位的升迁,越来越多的老板围拥到金德贵身边,送礼请客的人也多了起来。

  一开始金德贵还能清醒拒绝,但后来他心底的贪欲便暴露出来,逐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经常以招商接待、项目推进的名义参加老板们组织的年度聚餐、家庭小聚,甘于被围猎,“亲”“清”政商关系被他完全抛在了脑后。

  觥筹交错间,老板们奢靡的生活也让金德贵羡慕不已。“他们披金戴银、豪车洋房,常常冲击着我的思想防线。”金德贵坦言。

  “如果我也选择投身创业,或许比那些老板活得更加精彩。”金德贵心里嘀咕着,一颗经商发财的种子在他心底悄悄埋下。

  心态失衡,他将目光转向了商场

  2003年,嘉兴市环保体制进行改革,组织上动员金德贵去竞聘一个副科级岗位,而此前他长期担任正科实职,这让他怎么也想不通,有种被埋没的感觉。此时,辞职下海经商的念头再次涌上来,金德贵蠢蠢欲动,却难以下定决心。犹豫徘徊间,一个沈姓老板出现了。

  沈老板曾经受过金德贵多次“照顾”,在金德贵“官场失意”之时,懂得“知恩图报”的他找上了门,提出与金德贵合办“天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你只需要出力,占股30%,300万元股本金我来出。”沈老板很慷慨地提出了新公司构建方案。

  金德贵心想:“我这是能力投资,就和人家技术入股一样的道理,没有问题。”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紧锣密鼓地筹备起来。金德贵还自创了一套理论麻痹自己:“明目张胆受贿是愚蠢,做生意赚钱没风险。”殊不知,他早已坠入了违纪违法的深渊。

  “征战”商场,最终把自己“赔”了进去

  在尝到天元公司的甜头后,金德贵更加肆无忌惮。从2013年以来,通过他人代持股份的方式,金德贵相继成立了嘉兴宇众贸易有限公司、嘉兴鼎恒科技有限公司、浙江立晖新能源有限公司等,在追逐“商人梦”的路上越走越远。

  金德贵坦言:“收受天元房地产公司股份是我忘了初心走错的第一步,成立鼎恒公司‘做钢材贸易’是我全面溃败的开始。”

  嘉兴鼎恒科技有限公司是金德贵伙同他人成立的公司,金德贵安排其侄子金某担任法定代表人,自己则躲在幕后“远程遥控”。

  2014年7月,金德贵找到了一家建设公司的老板陆某某,提出“想做点钢材生意”,陆老板自然满口答应。于是,在“精心设计”下,金德贵等人利用嘉兴鼎恒科技有限公司,以高于市场价20元/吨的标准向其供应钢材3万余吨,以此方式受贿60万余元。

  在官员、商人两个角色间不断转换的金德贵,为自己当官发财兼顾、鱼与熊掌兼得沾沾自喜,越陷越深。据调查,2013年至2019年间,金德贵先后利用上述多家公司违规从事经营活动,累计获利170余万元。

  2019年,得知自己被组织调查后,金德贵赶忙与几位老板碰面串供,以此对抗组织审查。随着风声越来越紧,他心中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2019年4月10日,金德贵到嘉兴市纪委市监委主动交代问题,但还是心存侥幸,最终没有把问题交代清楚。

  纸终究包不住火,2019年4月29日,金德贵被嘉兴市纪委市监委采取留置措施。金德贵赚了一时的钱,终究还是把自己的一生“赔”了进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