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无障碍

第三十五篇

他的受贿行为为何涉嫌两种罪名?

来源:南湖清风  发布时间:2020-12-28 14:00

很多人认为,监委查办的应是公职人员的贪污贿赂犯罪,有关商业贿赂的罪名并非监委管辖。的确,监察对象以外的其他人员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由公安机关管辖,但监察对象同样可能触犯该罪名。今天,咱们就来聊聊监察对象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这回事儿。



相关案例

王某系A街道B社区党支部书记,2019年初,A街道办事处委托王某挑选有资质的公司承建河道整治工程,工程属于政府工程,工程款全额由街道财政资金支付。王某利用协助街道办事处进行河道整治工程的职务便利,为工程承包人李某谋取利益,收受其所送好处60万余元,涉嫌受贿犯罪;


2015年初至2016年6月间,王某利用担任B社区党支部书记的职务便利,为工程承包人张某在辖区厂房租赁、承建安置小区工程、资金结算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其所送款项40万余元,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犯罪。


图片

问题:同一个行为人,同样的收受钱财方式,为什么同时认定了两个不同的罪名?



释纪说法

受贿罪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主要区别就在于主体身份的不同。受贿罪的主体是国家工作人员;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主体不仅包括非国有公司、企事业人员,还包括国有公司、企事业单位中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将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作为履行公职人员纳入监察对象范围。包括农村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等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以及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人员等。

王某作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本身系监察对象,其既可以构成受贿罪也可以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关键在于其在违纪违法过程中的主体身份,即收受“好处费”时的身份是否是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认定受贿罪——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特定行政管理工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认定为受贿罪。

图片


上述案例中,王某在协助街道办事处进行河道整治过程中,从事了与职权相联系的公共事务,协助负责监督管理国有财产,可以看作是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符合受贿罪的主体要件。因此,其收受李某的好处费应当认定为受贿犯罪。

认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居委会属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相关规定中的“其他单位”。

在为张某谋利的过程中,业主单位并非镇政府等国家机关,实际施工过程中,也无具体文件约束由居委会协助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而仅限于社区集体事务。张某因资金结算等原因贿赂王某,出发点是为了借助其社区党总支书记的职务便利推进项目进展,而非利用其协助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职务便利。因此,王某收受张某好处费的行为应当认定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可见,并非所有监察对象所涉及的贿赂犯罪都是受贿罪,监察对象同样可以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刚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参照受贿罪的量刑条文从量刑幅度、量刑标准、附加刑类型三方面进行了调整,将最高刑由原本的十五年有期徒刑提高到无期徒刑,体现了当前全国上下加强企事业单位法治化营商环境,保护企事业单位健康发展的背景与要求。


执纪者说

受贿罪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着眼于社会公共事务管理的角度,具有明显的职权性特点。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着眼于犯罪发生的市场经济领域,并不专注于对公共事务的管理,并不强调行为人的职权性。深刻把握这一点,有助于我们准确适用法律,精准定性量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