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无障碍

与黑恶势力称兄道弟终作茧自缚 舟山市公安局原副调研员、法制支队政委张军儿案件剖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4-17 09:24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颜新文 通讯员 俞晶晶 师法起

  “原本下半年可以晋升警监警衔,实现当警察最大的梦想,而今却要走进监狱接受改造,‘晋监’与‘进监’多么巨大的反差,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后悔呀!”在张军儿的悔过书中,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悔恨,但这样的悔过,来得太迟了……

  经审理查明,张军儿利用担任舟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10余万元;通过通风报信、帮助逃匿等方式,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员,纵容其违法犯罪活动,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019年8月,张军儿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审查起诉。

  从一名模范的人民警察,一名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到一名违纪违法者,他究竟是如何堕落至此呢?

  “我以为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2018年8月的一天,一条匿名短信点亮了张军儿的手机屏幕,看完短信的他略有所思地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是两个月前被警方立案的涉黑人员任某某,逃匿在境外的他偷偷联系上自己的“好兄弟”张军儿打听案情。同年9月,任某某被抓捕归案,其妻子王某某再次找到了张军儿。面对王某某的求助,张军儿并未拒绝,还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指导王某某如何躲避侦查。

  前有不及时向组织汇报,私自联系正被通缉的涉黑人员,后又指导涉黑人员躲避公安侦查,本是黑恶势力“天敌”的公安民警怎么成了通风报信的“内鬼”?

  事情还得从张军儿与任某某的相识说起。

  2012年,张军儿与任某某相识于一场饭局,做“资金生意”的任某某在认识了时任经侦支队队长的张军儿后如获至宝,对其积极拉拢,大献殷勤,经常邀请张军儿一起吃饭聊天,一来二往间两个人就成为了“好兄弟”。

  为了让张军儿这座靠山更加稳当,任某某在一次吃饭中透露自己手中有一套债务人用来抵债的房子,可以便宜出手,并表示可以先行借款给张军儿用来支付房款。张军儿想到儿子大学毕业后有购房需求,再加上房款便宜便买下了这套房子。而在后期的还款中,任某某免除了张军儿30万元欠款。

  之后的几年,张军儿和任某某的“友情”在一次次的吃喝宴请和金钱来往中愈加深厚。明知任某某的“资金生意”有明显的涉黑倾向,张军儿选择了包庇纵容,甚至帮助其逃避惩罚。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是两人频繁交往中形成的“默契”。然而,张军儿只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却忘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丢掉初心的张军儿不仅丢掉了党性原则,同时也丢失了自己,而昔日的“友情”早已演变为冰凉的铁链和手铐,终成作茧自缚。

  “帮朋友忙是举手之劳,我没有主动要” 

  张军儿的蜕变源于岗位的转变。2009年,张军儿从技侦支队长调任经侦支队长,主要负责辖区内经济犯罪案件的侦办,对虚开增值税发票、合同诈骗等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经济犯罪活动进行严厉打击。对多数依法合规的企业主来说,经侦支队就像“保护神”,在经济领域为他们保驾护航。但在一部分投机取巧的企业主眼里,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像“猫与老鼠”。身为经侦支队长的张军儿对经济犯罪案件能否受案有重要的话语权,如果能和张军儿牵上线,搞好关系,就相当于为自家企业的发展买了一份保险。于是渐渐地,一些别有用心的老板和企业主们开始盯上了张军儿……

  而此时的张军儿人到中年,工作上已经到了瓶颈期,自认为多年没有受到提拔晋升机会渺茫,内心渐渐有了落差。面对老板和企业主们的讨好,张军儿内心的防线开始松懈。第一次走上老板的饭桌,第一次收受“朋友”的烟酒,第一次用手中的公权力收受礼金……张军儿在新的岗位上得到了被重视的满足感,心里的落差渐渐被填满。

  “我只是为了帮朋友的忙”——他用这样的借口给予自己心理暗示,以此来抚慰自己实施违法行为的隐隐不安,也让内心不踏实渐渐变得心安理得。

  贪欲的大门一旦打开,各种“机会”便轻而易举地找上门来。2016年下半年,一个外地企业老板张某顺着人情关系找上了门。因与舟山本地企业发生民事经济纠纷,张某想借助经侦的力量以刑事立案的方式威胁对方企业早日还钱,但民事经济纠纷并不在经侦介入调查的范围,最初,张某的请求被张军儿拒绝了。

  “张支,也没什么其他要求,就希望您能对我的案子关注一下”。几天后,在夜深人静的马路上,张某再一次“巧遇”了张军儿,并将装有十万元现金的“小意思”塞到了张军儿的手中。面对这十万元的诱惑,张军儿动摇了。“朋友找我帮忙,我只是顺手帮一下,别人如果要表示心意,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与自己关系不大。”在这样的借口驱动下,张军儿对企业老板张某的案件线索办理了受案手续,并找到舟山企业的负责人进行谈话、施压,沦为企业老板张某的“讨债人”。

  “320万也就只是佣金而已……”

  在贪念和侥幸的双重驱动下,张军儿的私欲不断膨胀。在即将退居二线之际,他动了再捞一把的心思,巧合的是,一单“大生意”来了。

  2016年,新加坡的一家外资企业和舟山的一家本土企业发生了经济纠纷,舟山企业欠款六千多万元。为了拿回这六千多万元,新加坡企业几经辗转,于2017年底通过张军儿同学蒋某找到了张军儿,希望他能给舟山本地企业施压,早日归还欠款,并约定事成给予320万的“佣金”。

  面对数额如此巨大的好处,张军儿内心开始剧烈动摇,欲望与担忧共涨,心里反复权衡,不断盘算着如何规避风险。新加坡是涉外企业,不适用中国法律,通过佣金的方式隐蔽性强,不易被发现。而且这家舟山企业知名度小,很少有人会关注……“欠债还钱本就是应该的,施点小压也不是什么问题……”很快,他为自己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断地说服自己。

  尽管内心忐忑,但320万的佣金实在诱惑太大。张军儿想到自己已经到了退居二线的年龄,再晋升也不太可能,不如趁机再拿一笔。于是,他再次动用了手中的权力,亲自找到了舟山企业的负责人虞某,谈话施压。最终新加坡企业如愿以偿,分批次收到了欠款。

  事儿办成了,佣金怎么收?张军儿留了一个心眼,自以为万无一失。按照约定,舟山企业每还一次款,张军儿就会收到一次佣金,但佣金并不是直接打给张军儿,而是由新加坡企业先行打给中间人,再辗转经过三次转账到达张军儿的“腰包”。

  从10万到320万,欲望的雪球越滚越大,伸向罪恶的双手再也无法收回,此时的张军儿俨然已经彻底沦为了金钱的俘虏……

  回想当年,张军儿也曾意气风发,从警的25个年头里,曾先后被聘为高级工程师,公安部十二局、省厅技侦专家库专家,曾荣获个人二等功二次,个人三等功三次,嘉奖多次,被省公安厅评为科技先进个人……这些荣誉都被他珍藏在抽屉的小纸袋里,好好地保存着。然而,这一切往事,都随着纸张的泛黄随风飘散了。

  办案人员指出,执法之举,当以法为本、公正至上。张军儿动用自己手中的刑事权干预民事纠纷,收受不义之财,甚至包庇纵容黑恶势力,其蜕变值得每一名党员干部警醒。把忠诚当负累,视底线于不顾,与党纪法律相背而行,与犯罪分子蛇鼠一窝,终将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