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无障碍

想做工程?先在POS机上支付10%手续费吧……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1-20 16:54:00

“我们村村支书有点横,谁来村里做事都要得到他的同意。”“没听说他有什么固定的收入来源,出手却很阔绰。”

  ……

  2018年6月,衢州市衢江区委启动重点村社专项巡察,对资金流量大、工程项目多、征地拆迁项目多、信访反映多或存在涉黑涉恶反映的10个行政村开展精准巡察。而山塘村正是首批巡察对象之一。

  区委第一专项巡察组刚进驻山塘村,就收到了不少反映村支部书记郑定土的问题。

  10%的好处费,是他的“定价哲学”

  收到举报后,巡察组通过走村入户、接待来访,现场查看项目等形式,初步掌握了该村原支部书记涉嫌插手工程项目建设的问题线索。

  问题线索被迅速按程序移送到了衢江区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立即组织力量开展调查,摸清了郑定土在服务村级项目过程中多次向工程承包人吴某索要好处费的违纪违法事实。

  随后,郑定土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留置期间,调查组通过调取银行交易明细、工程项目资料和固定关键证人证言等手段,对郑定土形成了强大的心理压力,最终使其老老实实交代了违纪违法事实。

  原来,近几年村里做了不少工程,带动了村级经济发展和村民增收。可是,不管是几十万的村道项目,还是几百万的土地开发项目,郑定土觉得自己都有资格“分一杯羹。”于是,他频频利用自己在项目立项、发包、合同订立、验收和工程款拨付等重要环节上的签字权,赤裸裸地向工程老板伸手要好处费。为此他还自创了一套“定价哲学”:一般按工程量的10%左右收取好处费,并且要求开工前支付。几年下来,他从工程老板那里捞取了60余万元好处费。

  坏了他的“规矩”,出局!

  “要想在山塘村做工程必须过郑定土这一关。”这是调查人员在走访调查过程中听到最多的反映。

  不管是本村人还是外村人,他都“一视同仁”,做工程都要照他定的“规矩”办事。2013年,村民陈某想承接戏台山荒改旱项目,郑定土要他先给5.5万元好处费再谈“合作”,一心想做工程的陈某只好乖乖给了一部分钱。可是,陈某并非心甘情愿,工程通过验收后,郑定土再也没有收到余款,从此便对坏了“规矩”的陈某怀恨在心。在后续的戏台山旱改水项目竞争中,陈某毫不意外地出局了。

  不谙此道的外村人吴某就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吃了苦头。2015年,他从陈某手中转接了戏台山旱改水项目,就径直把挖机开进了施工场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天夜里挖机便被人砸坏。虽然不能肯定是郑定土所为,但吴某心里仍然后怕。

  经人指点,便去找郑定土“商量”。郑定土熟练地做起了“买卖”:“我可以让你做这个项目,但要给我15万元好处费。”看着愁眉不展的吴某,郑定土宽慰道:“不会再有麻烦了,有问题我帮你‘摆平’。”然后不由分说地把一台银行POS机摆到了吴某面前。已经支付了三年土地流转费了,吴某感到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刷卡了事。

  工程量大了,好处费要“水涨船高”

  2015年,郑定土觉得吴某比前任“靠谱”多了,决定给他点“甜头”尝尝,于是吴某顺利地承接到了牛六湾旱改水项目。

  然而,到了立项阶段,他抱着立项材料兴冲冲地跑去找郑定土签字盖章,可郑定土看完材料后并没有拿起笔,而是拍着他肩膀说:“我估摸这个项目的工程量将近400万,你要赚大钱咯,是不是也该给我涨点好处费啊?”吴某听后哭笑不得:“上个项目我基本没赚钱,现在手头资金确实很紧张。”见他“扭扭捏捏”的,郑定土一把推开材料:“签字的事过段时间再说吧。”吴某不死心,每隔几天就去找他,但每次都无功而返,这一拖就是大半年。

  没有签字就无法立项,吴某明白了郑定土是他绕不过去的坎,只好东拼西凑了15万元钱给他送去。郑定土“笑纳”后又霸道地说“字我给你签,但这次好处费至少要涨到35万才公平”,然后又威逼吴某写下了一张20万元的借条。

  拿到部分好处费的郑定土并没有消停,他担心项目通过验收后,吴某会像陈某一样“翻脸不认账”,自己会“吃亏”。而且,到时他也不敢拿着借条去法院起诉。于是他就隔三差五地来“讨债”,不断骚扰项目施工。

  调查人员发现,被郑定土捞好处费的工程项目还不止这些。从2014年到2017年,村里实施了三个村道硬化工程,每个工程量仅有20来万,他也要“雁过拔毛”,从中索要了8.5万元好处费。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8年7月25日,郑定土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