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无障碍

第十三期——不徇私受贿、不贪赃枉法的考官朱彝尊,给了你什么启示?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5 17:00

  上周,位于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的清廉秀洲教育馆正式开馆。

  这个占地面积650平方米,展陈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场馆,以“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为主题,以文字、图片、实物、场景、视频等形式,集中呈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十九大以来秀洲区全面从严治党的新气象新作为,展示了该区全面从严治党的实践、探索和成效。

  今天的品廉,我们要从清廉秀洲教育馆第四部分的展陈主题“党性立心 文化立信”说开去。走进这个展陈区域,很有种“时空穿越”之感。没错,秀洲区在历史上就拥有不少清官和监察御史,有关他们的清廉故事传颂至今。

  这些清廉名人里,朱彝尊的名字,嘉兴人并不陌生。

  朱彝尊(1629—1709)出生于嘉兴的官宦之家,清代诗人、词人、学者、藏书家。博通经史,曾参加纂修《明史》。著有《曝书亭集》《日下旧闻》《经义考》等,编选有《明诗综》《词综》等。

  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是有关朱彝尊秉公典乡试的故事。

  话说康熙二十年七月,江南三年一次的乡试即将开始。

  这次乡试派谁去主考呢?年轻的皇帝连着几日思前想后,茶饭不思,想不出合适的人选。江南多才俊,朝庭的人才主要从江南选拔而来。

  顺治年间江南乡试就出现过主考方猷、钱开宗等人受了考生的贿赂,引起众考生不满,联名上书的事件,方猷、钱开宗二主考被斩,举人吴兆骞被流放,许多考生也因此受牵连,革去功名,白白受了十年寒窗之苦。

  江南乡试选才,这关系到朝庭的根基。在皇太后的推荐下,皇帝想到了新选拔的廷试读卷官朱彝尊。但也不是没有担忧:“此人是江南人,在江南他有众多的同门、朋友、族人……如果派他去,那些人上门说情,他就不会心有所动?”

  事实证明,皇帝是多虑了。

  第二日早朝时分,皇帝下旨命朱彝尊主持江南乡试。满朝文武都颇感意外,朱彝尊是浙江梅里人,又只是刚起用不久的廷试读卷官。许多人也颇为眼红——因为谁都知道,主考官可是一个肥差,一次乡试下来,不光可以提拔自己的一些门生,培植亲信,而且可以收到不少好处。

  朱彝尊对皇帝如此器重自己,有点受宠若惊,他深知开科取士的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为了避免和防止有人向他开后门,索性闭门谢客,就是师友、至亲来了也不接待。

  入住试院,朱彝尊便闭门不出,每日在书房内读书做诗,就连信使送来的书信也很少过目。如果是官府书信,则亲自拆阅;如果是亲朋好友的则一律不拆,放置于一锦盒之内。

  夫人冯氏得知此事对他说:“官人,那些书信你怎么不拆,如果亲朋好友真有急事,这岂不耽误了。” 朱彝尊道:“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些信,并不是我前些日子写后他们给我的回信。你想现在平白无故来了这么多信,一定是他们向我来求情的,为自己参加乡试网开一面或是讨试题来了。我索性不拆,就等乡试过后再说吧。”

  八月初八考乡试进场,这一天各地来的考生有近万名之多。朱彝尊又在试院祭告天地神祇和孔子先师,作《贡院誓神》以明心志。此举被有的人在背后讥笑:“这是做给谁看呢?背地里拿饱了那些考生贿赂的银两,现在到这儿来装模作样来了。”随从把听到的这些流言告诉朱彝尊,他微笑着对随从们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吾朱彝尊所作所为,苍天可见。”

  乡试发榜的日子,众考生围着“龙虎榜”议论纷纷,见所开榜上考中的考生都是在地方颇有名气、真才实学之人,所录取的前五名都是象胡廷舆、陆肯堂、黄梦麟等知名文人,于是众考生便心服口服。

  次年春,江南典试诸事完毕,朱彝尊携带妻子回京复命,舟中除了两大箱书之外,别无他物,众人这才相信朱彝尊没有趁着当江南主考官而中饱私囊。

  刑部尚书魏象枢得知朱彝尊任主考官主持江南乡试,回京只带回两大箱书,大为感叹:“朱氏真乃朝庭栋梁啊!”为此,魏尚书特地身穿朝服亲自登门拜访,并啧啧称赞:“江南乡试,贿赂之风盛行,朱大人能如此清正严明,真是千古难得之良臣,实在是朝廷之大幸啊!”

  怎么样,这个故事读下来,是不是心里很有感触?

  秀洲区还有很多这样值得寻味的清廉名人故事,不妨一起去清廉秀洲教育馆走走、看看。



  文/潘程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