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无障碍

第六期——从布店学徒到中国科学院院士,这位海宁传奇人物一生淡然清廉......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5-17 10:00

  一间普通的房间,住着一位不普通的老人,他只读过四年小学,却是资深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毛泽东称他为“红色专家”,他却自诩为“马桶工程师”。


  何为“马桶工程师”?一个关于他的故事,流传坊间,至今让人津津乐道。因为出差,他住在一宾馆内,由于宾馆马桶不太好,常年随身带着工具包的他,直接从里面拿出工具,自己修起了马桶。服务员正好前来,于是,误把穿着朴素、身体力行的他当成了外来修理工。


  讲完故事,不少人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对,他就是沈鸿,让国人为之骄傲的那个陕甘宁“边区工业之父”。

沈鸿,机械工程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是中国机械工业的卓越领导人之一,被誉为“多方面的、终生的工程师”。1906年5月19日出生于浙江海宁,逝世于1998年,今年5月20日正是其逝世二十二周年纪念日。


  沿着海宁市海州东路来到海宁市教育园区,进大门直走200米,诺大的校园图书馆建筑前,由江泽民题写的“沈鸿纪念馆”五个大字,分外醒目。

  这个占地2700平方米的纪念馆,共分序厅、科学救国、奔向延安、投身建设、清风廉影、故乡情怀、沈鸿工作室七个展室,主要展示沈鸿对党的无限忠诚,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清廉简朴,以及“实事求是、尊重科学、勇于创新、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以学校为基地,辐射社会各界,随着影响不断扩大,每年,来沈鸿纪念馆参观学习的人群络绎不绝。2011年12月22日,沈鸿纪念馆被浙江省纪委等7部门命名为第三批浙江省廉政文化教育基地。


  走入沈鸿纪念馆,沈鸿低调而不凡的一生向参观者徐徐讲述。


  尽管家贫,13岁前,沈鸿和大多数孩童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童真生活。13岁,他到上海“协泰新布店”当学徒,隔壁正好有个锁店,没事时,沈鸿最爱跑去趴着看锁店师傅摆弄锁具,这也种下了他对机械爱好的最初萌芽。

  1931年,沈鸿在上海创办利用五金厂,后在国家危难之时毅然西迁,奔赴革命圣地延安,支援抗战,设计制造了134种型号、数百台(套)机器设备,试炼灰铁结束了边区无铁的历史。这段经历,在沈鸿看来,对他的人生有着决定意义,“赴延安,是我人生道路的大转折,是我革命生涯的新起点。从此,经过革命熔炉的锻炼,我这个上海滩上的小老板,不但在专业技术上得到充分施展,还在世界观上来了个脱胎换骨的改造。”

  沈鸿是勇于首创的典范。如果说,解放前,他精力主要集中在军工方面,解放后,则是全面投身民用机械领域。在条件艰苦、设备落后的情况下,制造了我国第一台12000吨自由锻造水压机和国产第一套车轮轮箍轧机,研制了九套用于研制原子弹、氢弹和导弹材料的大型设备,还组织编写了中国第一部《机械工程手册》、《电机工程手册》等大型工具书。

  “共产党的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什么岗位需要,就应该到什么岗位去。”沈鸿不爱做官爱做事是出了名的。他在煤炭工业部副部长的岗位上,却为冶金工业部设计制造了12000吨自由锻造水压机;在农业机械部副部长的岗位上,却为水利电力部三门峡水电站焊接了大水轮机转子;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的岗位上,却为铁道部设计制造了国产第一套火车车轮轮箍轧机;为冶金工业部设计制造了“九套大型成套设备”和攀枝花钢铁公司整套冶炼设备,又为水利电力部设计制造了葛洲坝125兆瓦水轮机组,奠定了新中国自力更生地壮大机械工业的根基。他临危受命,承担的每一项工程都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完成的。他说:“若以官为荣,则必官浮于事。”


  沈鸿是拥党爱党的典范。入党那天起,他就立下誓言。此后不管身处任何岗位,他都数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党员必读》更是随身携带。入党40多年,他从未做过有失党员身份的事情,就如他自己所说“没有给党拆过烂污”。

  没有上过几年学,沈鸿读书却是真认真、真广博。读到入心处,他常要写上一些感言,时刻自省、勉励,“万事都有度,失度则失真。‘度’是数学概念,更是哲学概念。注:在日常待人处事,如何能恰如其分,常因此以自勉。”“‘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这一条古训。我看到蛮有道理。如果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其身’都很正,那么,我们的党风和社会风气岂有不正之理……”


  沈鸿是清正廉洁的典范。在家人眼中,沈鸿是很严厉又唠叨的人,从不搞特殊,还要不断叮嘱家人,“遇事必先从国家利益考虑”;在同事眼中,沈鸿是很简朴又随和的人,到工厂、车间,没架子,安全帽一戴,如同工人一模一样;在外人眼中,沈鸿完全不像“大专家”,跑到哪,都随身戴个小工具包,有人需要帮忙,他总是热心当起“修理工”。

  他几十年与夫人、子女居住在“局长楼”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单元房里,多次婉言谢绝组织上的安排与照顾,过着俭朴的生活。“沈鸿‘躲寿’”的故事也流传至今。晚年期间,沈鸿更是将全部积蓄20万元捐赠给国家,希望用于表彰奖励优秀机械技工、教师和机械技工教育优秀成果。对于唯一的儿子,他说,“我不把钱留给你,你要自强、自立、自食其力。”如今,沈鸿儿子吴英每年都会回海宁,在其的言行中,总能让人感受到良好的家风传承。




  文/杨茜


分享到: